|什么样的玩教具最适合孩子|妈咪课堂

详情

什么样的玩教具最适合孩子

2014-12-29

学龄前儿童应该以玩为主,玩教具对于促进幼儿健康成长、提高学前教育质量具有重要意义。但是,当前各种玩教具的质量良莠不齐,给幼儿园玩教具的选择、配备、使用等增加了一定的难度,也对幼儿的健康成长产生了影响。那么,当前的玩教具存在哪些问题?什么样的玩具最能促进幼儿成长?怎样才能生产出更适合幼儿的玩教具?针对这些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一些玩教具所用材料不环保、清洗消毒不规范——

   安全卫生是不能逾越的底线

  家住北京的刘女士是一位两岁半男孩的妈妈。前不久,刘女士在逛自由市场时看中了一套塑料沙滩玩具,价格也不贵,就想买下来送给儿子。但在拿起玩具的时候,闻到有些异样的气味,店铺老板说有些味道很正常,拿回家晾两天就好了。“结果,拿回家以后,在阳台上足足晾晒了半个月,甲醛的味道才基本散尽。味道不散尽也不敢给孩子玩啊!”刘女士愤愤不平地说。

  和市场上购买的玩具一样,幼儿园配备的玩具也存在许多安全和卫生方面的隐患。浙江师范大学杭州幼儿师范学院玩具系主任周平告诉记者,在一项调查研究中,发现样本幼儿园在餐具、教室、桌椅、水杯、毛巾的清洁消毒频率上每天至少一次的均达到了100%,但不少玩具的清洁消毒频率却只有几周一次。“在对一些幼儿园的观察记录结果也显示,有60%的班级玩具清洗消毒频率在一个月以上,40%的班级玩具清洗消毒频率为每月一次,即使是清洗,最多也只是针对一些看起来特别脏的玩具。按照每周至少一次玩具清洗消毒的要求,样本幼儿园统计的所有25个班级中无一做到,清洁消毒频率均不合格。”

  “当前,学前教育机构玩教具还存在配备数量不足、标准不健全、质量堪忧等问题。”周平说,玩教具的安全隐患不容忽视,许多幼儿园配备的玩教具不符合安全标准,存在安全隐患,甚至导致安全事故的发生,而市场导向也使得玩教具存在供货渠道混乱、产品质量缺少检验、购置缺乏依据等问题,因玩教具引发安全事故和损害儿童身心健康事件的相关报道并不鲜见。

  对于玩教具来说,不管是生产环节还是使用环节,安全、环保都是第一位的,这是不可逾越的底线。浙江向阳花教育器材有限公司总经理赵齐浩表示,玩教具等设施是孩子们频繁接触的,在产品研发及生产过程中必须秉持“安全第一,突出环保”,从原材料采购、产品研发到工艺流程设置以及半成品、成品检验,都必须坚持“零毒害,零危险”,且在新产品推出市场前要通过权威机构的安全性检测,并邀请幼儿园教师及教研机构人员一起做安全性试验。“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每个产品都没有安全隐患,才能确保儿童的安全和健康。”赵齐浩说。

   以Ipad为依托的产品可能对孩子成长产生负面影响——

   一些电子类玩教具不利于幼儿成长

  在今年5月召开的一次教育装备展上,记者看到了一款“神奇”的幼儿电子阅读产品。据现场的工作人员说,这款产品是根据《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研发而成,可以让幼儿在Ipad上以游戏的形式轻松认识2000多个汉字。记者随即提出了质疑:“《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只是提出5-6岁的孩子会正确书写自己的名字即可,并没有对幼儿的识字量提出要求。”听记者这么一说,这位工作人员有些尴尬,但他很快就斩钉截铁地说:“虽然如此,但家长有这方面的需求!”而实际上,这种以超前识字为主要特征的学前教育“小学化”现象,会对孩子的长远发展产生不利影响。

  “高科技主要体现在技术手段上,容易复制和节约成本,但无法替代和满足幼儿直接感知与操作、亲身体验等学习与发展的特点,在体能、社会性、语言的工具使用等方面存在缺失。”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学前教育系主任杨宁教授表示,绝大多数电子产品中的游戏要求的是被动注意,幼儿的想象力、创造力、思考能力、对真实世界探索的好奇心和热情,都会在长期被动注意下受到负面影响。高科技的电子产品不能成为学前教育“小学化”的遮羞布,也不能成为违背幼儿成长规律做法的包装纸。

  教育部教育装备研究与发展中心综合研究室主任何建闽也认为,对以Ipad为依托的电子产品,幼儿非常喜欢,但问题是,这些电子产品存在诸多不利因素,如不利于幼儿的人际交往,不利于幼儿视力的保护,不利于幼儿对真实世界的参与,不利于积累有关真实世界的经验。在学前教育阶段,积累直接经验、亲身感知、体验为第一要务,电子产品直接跳过第一阶段,进入虚幻现实,不利于幼儿身心健康发展。幼儿在使用此类电子产品时,成人需要多加关注和引导。

“特别不赞成Ipad等电子产品成为孩子高科技保姆,这会给孩子造成人格上的缺陷。对于信息化,我们应有选择地使用,在幼儿园管理、家园互动上,增加信息化和高科技含量很有必要,但在幼儿玩教具等面向幼儿的设施、设备方面还是要慎重。”浙江省宁波市李惠利幼儿园园长林红告诉记者,幼儿园的电子类玩教具主要是放在科学区的声光电等设备,但这些

设备大都是按照中小学的标准制造,许多教师不会操作,孩子也听不懂,最后只能沦为摆设。林红建议,多媒体玩教具在推广上一定要适度,要童趣化、操作简单化。“幼儿园的孩子是在生活、游戏中成长的,信息化是时代进步的标志,但有利有弊,学前教育更多是关注生活,关注孩子良好成长环境的创设。”

   对花钱买来的玩具不感冒,对捡来的小石头却情有独钟——

   花钱买来的成品玩教具未必就好

  小明(化名)是北京一所幼儿园中班的孩子。生日快到了,小明希望爸爸妈妈能带他到向往已久的卡酷旗舰店买一个玩具。在玩具店里,小明被琳琅满目的各种玩具闪花了眼,他兴奋地看看这个、摸摸那个,不知道选哪一个好。最后,他选择了一款要价300多元的羊村拼插玩具。在妈妈结账的时候,小明高兴极了。可是,令小明爸爸妈妈大感意外的是,与购买玩具时兴奋异常相比,拿回家后,小明发现拼插起来很麻烦,顿时失去了兴趣,直接把玩具打入了“冷宫”。几个月过去了,这套羊村拼插玩具材料一直放在阳台上,和其他杂物堆放在一起,一次也没有被完整地拼起过“羊村”。

  可是,一次跟爸爸妈妈去森林公园玩,小明对路边的小石子情有独钟,捡拾了各种形状的石头,如获至宝地拿回家,找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珍藏了起来,时不时地拿出来把玩一番。几年过来,小明对这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石头的热情丝毫不减。小明的父母很纳闷:为什么花钱买的玩具,还比不上路边捡的石头?

  “小石头可被幼儿无限想象,是幼儿自身可以控制的,且大小适合,故会受到幼儿喜爱,而对于羊村拼插玩具,小明则要按照他人制定的规则来操作,不一定适合他的情况,所以他就对其失去了兴趣。”对于家长的疑虑,何建闽如是说。杨宁也认为,从某种角度说,孩子喜欢的、反复去玩的就是适合孩子的,玩教具及组成材料本来就应该来源于生活,取材于生活,回归于生活。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理事长、南京师范大学教授虞永平认为,幼儿园的玩教具等材料是幼儿发展的关键,但不一定非得花钱去买,玉米棒、布、棉花、铁丝等都可以成为幼儿园重要的资源。幼儿园可以有些玩具,但是完全靠购买获得资源的幼儿园,往往资源不够多样化,不够开放。能否让特定年龄阶段的儿童获得经验是衡量材料价值的标准。有时越是买来的、越是高结构化的材料,反而很难让孩子获得有益的新经验。良好的材料能引发幼儿不断探索。材料多样化,幼儿的探索就会多样化。因此,开放的、可操作的材料的比重必须加强,要避免材料的过度符号化、结构化、成人化。

   一些玩教具生产企业刻意迎合家长和教师,缺乏研究儿童的研发人员——

   玩教具的研发不能没有儿童视角

  “学前教育发展需要有好的玩教具。但由于经费投入少,幼儿园办园体制多样,目前幼儿园玩教具配备还处于无序状态。玩教具的研发也非常薄弱,且鱼龙混杂,安全、环保不明确,问题多成绩少。”浙江省宁波市学校装备管理与电化教育中心主任陈建平说。

  “国内很多玩教具生产企业没有很强的研发设计团队,一些产品是从国外会展上拍照回来改进一下,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赵齐浩说。作为两位幼儿的父亲,赵齐浩坦言,最佳的玩教具要能够开发幼儿的想象力和好奇心,让他们在玩的过程中探索世界、认识自然、了解社会,而在我国,许多玩教具在设计上都是在迎合家长以及教师的心理,都是以提前开发儿童智力为主,在设计上体现了很多小学课程才涉及的唐诗宋词、英语学习、数学认知等内容,这不符合孩子在特定阶段的发展需求。林红也认为,虽然建构类的玩教具国内外差距不大,但当前高端的玩教具基本上都是国外品牌。而且,国内玩教具生产企业专门研究孩子的研发人员很少,致使生产的产品在设计上缺乏儿童视角,在儿童化、亲和力等方面不如国外相关产品。

  怎样才能开发出最适合幼儿的玩教具呢?湖北亿童教育装备研究院副院长甘行芳认为,学龄前儿童是在游戏中成长的,开发玩教具的目的,在于落实幼儿园“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的教育原则,为幼儿提供一种开放性的游戏环境和材料。“因此,在进行玩教具开发时,我们首先要对幼儿园的教育目标进行系统解析,进而设计相应的可以实现既定目标的游戏活动,最后根据活动及幼儿的身心适应性,为玩教具材料的开发提供具体的依据与线索。玩教具虽小,但它承载的却是幼儿园教育目标、教育内容和教育方式的实现。同时,这也意味着玩教具的开发是一项系统的工作,需要有更多的学前教育专家和学者的深入研究,使玩教具能够真正成为促进儿童健康成长和发展的有效工具。”甘行芳说。

根据功能的不同,幼儿园玩教具一般可以分为角色类、表演类、美工类、阅读类、益智类、建构类、玩沙玩水类、种植养殖类、户外运动类等,不同类型的玩教具对幼儿的全面发展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甘行芳表示,幼儿园在进行玩教具配备时应立足于满足幼儿全面发展的需要,尽可能全面地配齐各类玩教具。同时,多样化的玩教

具配备也符合不同幼儿的兴趣需求,可以给予他们更多个性化发展的条件和空间。

  “除了企业要增长设计与生产能力外,更为主要问题在标准制定和管理的跟进。”何建闽说,幼儿园是幼儿教育机构,有明确的教育目标和教育需求,有系统的教育活动设计,这就需要玩具设计和生产要有针对性地设计和开发,不仅要能满足幼儿的发展需求,还要能够支持幼儿园的系统性教育活动,注重玩教具所隐含的教育功能。

  据了解,1992年,原国家教育委员会根据《幼儿园工作规程》的要求,出台了《幼儿园玩教具配备目录》,为幼儿园玩教具的全面配备提供了基本的依据。然而,这一标准沿用了20多年,显然已经落后于现今时代和儿童发展的需求。值得高兴的是,教育部在今年的工作要点中,已明确提出要出台幼儿园玩教具配备标准,这必将有力促进幼儿园玩教具配备的标准化和现代化水平。